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惬意遐想  

2010-12-04 19:07:1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站在山头的凉亭,一览山下的黔中小城,记忆中家乡川东县城的轮廓顷刻清晰起来。

冬日里的暖阳,倾泻向大地,散落在我的身上。一种懒散的氛围弥漫在空气中。熙熙攘攘中,有人停顿了脚步,屏住呼吸,贪婪的吸收这难得的宁静和安逸。

    读中学时,在家乡的县城,从学校到家,要过两条街,一条河,和一个巷子。从县城北面的中学到位于县城南面的家。几年来的周而复始,这一路的景象,这一路的印象留在脑海里。

    每次都要过一座石桥,横跨在虹溪河上的这座简易石桥,只有几个孤零零的桥墩。上面用一些长条青石铺成。夏天时,通过狭窄的桥面,一河泛绿的臭水,常使人掩面塞鼻。有时涨水,这个桥便淹没在水中,水势过大,即便是挽起裤脚也过不去,这个时候,只能绕道而行,多走一里来路。

当下,这桥已经修整,河道两岸的污水收集管网也建好,水质有了好转,只是当初那种涉水而过的感官一去不复返了。除了这桥,对于贪吃的我来说,印象深刻的便是这一路的小吃店的美味了。

中学附近,照例有很多的小吃店。大多是卖米粉、包子、油条、豆浆、稀饭的。这一路走来,沿街的小吃店大都尝了个遍。毗邻学校的小吃店,味道大多不能恭维,最多,只是量上实惠些。

通常,下午下课到上晚自习的这段间隙,便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一家熟悉的小店,每人要上一碗,飘着几颗肉粒的清水面,学生的时候,大多贪吃,一到初冬,几个人惯例爱好的豌豆掂便稀缺起来。经常几个人串联到昏暗的厨房,看看有没有豌豆掂。次数多了,老板也是一笑置之。

有一次,厨房的案板上放了一碗油炸的肉渣,几个人你一筷子,我一筷子大块朵颐的分割了大半。相互对视一笑,这味道倒是其次了。当时,学校大门的街对面,有一个打着陕西风味米皮的摊子,有时候,直接去要上一碗打包回教室里吃,量虽然不多,不过这麻辣的滋味却久久回味在口中。

有段时间,东门桥新开了一家刀削面店,这里的刀削面虽出名,我却不甚喜好,而这里的酸辣粉倒是回味无穷。

有几次,刚到县城,首先想到的竟是去烫一碗米粉,要一根油条。将油条放在粉汤里,泡一泡,这种香酥的味道在口中留下淡淡的油香。

上一年回家,登上化凤山。一个人站在高处,俯瞰整个县城,望着曾经就读的中学,再看看虹溪巷里深处的家。往事泛上心头,五味杂陈。茫然,困顿中,这莫名的宁静和安逸,在满是喧嚣和吵闹的当下,不由得使旁人生羡。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,在疾步穿行的游走中,徒劳、困顿,而无可奈何。 

一个人,在远方独行。在这没有确凿方向的前途中,彷徨不安,无所依托。一个人,有一个人的特立独行;一个人,有一个人的惴惴不安。远离故土的忧伤,回恋乡土的情愫。让内心的犹豫与现实的徘徊来回发酵,茫然一目,空对前方。

一叶小舟,搁浅在砂粒中,举步不前,步履维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