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培训逸事  

2011-07-03 22:50:53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6月中旬,接到通知,去贵阳培训。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,便去了贵阳。从毗邻黔西的鸭池河到贵阳的龙洞堡,上百公里的路程,几次中转,不是一个轻松的旅途。

走进行政学院,在山林中的学校幽静深远。我因为是轻装前行,所以与那些提着沉重行李,举步维艰的学员比起来,自觉得的多了几分轻快与自在。培训,就是上课,照本宣科。在这上课外,却有不少的逸事,为这枯燥乏味增添乐趣。

逸事一,莫名胜利

培训的间隙,一次,教员带领各个组学员组织了蛟龙出海的娱乐活动。乍一听,蛟龙出海,挺稀奇的,于是我赶着去凑热闹,结果是大家用布条把脚绑在一起,挪步前行,这就是蛟龙出海。大失所望之余,还得亦步亦趋,我左边这个学员,步子很快,右边这个女学员,步子稍微慢些,于是我在中间挪动,左右为难。有个教员看着我无奈的表情,会心一笑。

另一组的学员开始与我们比赛,我们的队伍走得很快,突然,中途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‘停’。我们这一队就顺势停了下来,落后我们一大截的另一队顺顺当当的超越了我们。大家站着,一时不知所措。此刻,教员对着我左边的学员讲了句‘把脚收起来’。我着看,莫名微笑起来,于是当即举起右臂,高喊,‘胜利了’,左边的学员也顺势举臂高喊。莫名的,我们这一队胜利了,于是,队伍里有人疑惑,‘我们赢了’,有人莫名,‘刚才是哪个喊停下的’。之后,超越我们一大截的一队也莫名的自动停了下来,因为没有人异议这胜利的合理性,我们理所当然胜利了,胜利来得莫名,有时候在举臂一声高喊。

逸事二,搞民主

每个小组,都有指定的组长。学院要求各个组出节目的时候,组长召集我们在一起,选定我们组的节目。由于是第一次参加培训,大家多是头一次碰面,彼此间熟识的不多,征集大家合唱的歌曲,你一句,我一言,统一不到一个调子上。粗略选了几首歌,各有所好。组长比较多才多艺,他比较倾向于一首歌,还独自唱了起来,我旁边的一个学员听得不耐烦,要求大家搞民主,我和几个便顺势提出大家举手表决,如此,我们选定了《歌唱祖国》。

后来,在寝室里聚会,大家先是把扑克牌贴在自己脑门上,喊大喊小,依次喝酒。有学员连喝了几杯,开始有异议,‘干脆划拳’。我喝得不多,于是不同意,连着几轮后,异议的声音多了起来,于是我身旁的学员提出举手表决,五票。于是他说,‘好,现在开始划拳’。我提出异议,‘十个人,就五票,还有五票嘛’,他又讲到,‘不同意的举手’。没有一个人把手举起来,我笑着说,‘这就民主啦’。或许大家压根就没得举手的兴致了,懒得把手举起来。

嗯,搞民主,有时候只靠举手是不行的。

逸事三,调侃当道

聚在一起培训,总要找些乐子,调侃便不可或缺。一次上课,一个老师调侃到中国有三大帮,一个是红帮,一个是青帮,一个是丐帮。红帮是‘TZ党’,青帮是政府一大帮,丐帮是广大的老百姓。一时间,课堂里笑声一片。有一次,一个保密局的领导讲保密工作,临了,将他的电话留在电子屏上,手机号码少了一位,于是,下面赶着记号码的同学熙熙攘攘起来,我冷不经的讲了一句,‘人家是保密电话,你们不晓得’,一时间,左右笑声连起。

平时,学员之间调侃的也多,比如说一位学员擅长于看相,于是有学员认定其是一个神棍。或者,哪位学员跟某某走的近,大伙便起哄,从哦到啊,此起彼伏。我曾拿一位学员的名字调侃,学员里有一位叫封雨婷的女生,一次,在宿舍里,我问道,‘你叫什么名字’?得到回答后,若有其事的说,‘你父母给你起这个名字是为了好记吧,你说是站在风雨亭上看风雨呢,还是在风雨亭里躲风雨呢’?一句模凌两可的话,弄得别人一时无语。

(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l bd imarfix">
arfix">
近读者an>ag cleg近读者ct p
ag cgarfix">ag garfix">aggarfix">garfix">g近读者 i//z;pad cg:3)flow i:13097046ic/20,
erId:0,
Succ:'',
Ad:fa_he, cwdpvofoll-myterForm" method=" <ofoll-myterForm" method="lcn:lef"$_shar来自iPh2px客户端l
ofoll-myterForm" method="lcn:lef"$_shar来自Android客户端l
ofoll-myterForm" method=" <ag cgarfix">ag {dq1eight)/{>首steight
lorrpan>rame> 近读者ostsct fc05 arfix">
mbga <3)f> mbga="nsplay:none;_zoom:1;">&nay:none">span<3)f> bsp;
"herForm" method="p 杂文{dq1eight {>首steight g:3)flow 恼路窒斫 n>spanale;"${x.ttp://www!!Nick ${fn1(x.ttp://www!!Ninp)}"" cwdp
span恼路窒 { b as yeight)/sp{if !!yeight)/spspl rrbblcn:lef rsor:礱y:none">span杂文 {>q1eight)/{>首steightspl {>q1eight g:3)flow |&nbs "hotlist"  rsor: e p ;e r ;杂文{d首steightspl g:3)flow "herForm" method="p 杂文{>q1eight)/{>首steight g:3)flow "herForm" method="p 杂文{>q1eight)/{>首steight g:3)flow "herForm" method="p 杂文{>q1eight)/{>首steight g:3)flow 4}{blowk}{dq1e bsp; rForm" method="p < i,'yyyy-MM-dd HH:mm:ss')} id="$_spanCite">杂文 {>q1eight)/ {>首steightspl g:3)flow "herForm" method="p 杂文{dq1eight {>首steight g:3)flow ilplan>;q1eight)/ {if !!( irglan>近读者 idipt"an> erU(!! erU(!!ale;"${x."> erNick ${fn1(x."> erU(!!ale;"${x."> erNick ${fn1(x."> erU(!!
cwdpvspan erU(!! erNicks erU(!!q1eight)/{>首steight g:3)flow ttl
0eight)/ ccccccc ccccccc{ htts首st as xeight)/sp ccccccc ccccc{if x_l')ex>7}{blowk}{dq1e e ccccccc ccl blche> focusno" allerForm" method="p  n>rsor:${x."$_sh|escape}l恼 e ccccccc cc{>首steight ccccccc ccccc {>q1eig e cccccccl e cccccccl近读者downl r_m163new e ccccccc ccclay:none">spacusrForm" method="p focusno" alle · e cccccccl慕 g:3)flow uiphict fc05 arfix"> cccla author "spal="bd ltyLi ct fc05被id="hide;">在LO cccl < 在LO cccl < 在LO cccl < 在LO cccl < 在LO cccl < 在LO cccl < x;diblcherForm" method="p ign:p;&am;&a">· g:3)flow "> ct fc05 arfix"> cccl近读者DivtpDiass="nbwan> g:3)flow closibl  l bd n>l bd an> g:3)flow >q1eight)/cccc 昨 蹈霰C芫 昨 蹈霰C芫cn0fix"> spalefsplay: 昨 蹈霰C芫 昨 蹈${fn1(x. oteT i)} id="$_spanCite">{if x.u(!!Ninp==''}{dq1e q1eight)/{>首ste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