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跛脚的无常  

2012-06-15 22:16:00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孩提时,在床前听外婆说,“人死后,黑白无常便来索命,那些不听话、做坏事的便要下地狱。”当时,心中很是惶恐,因对父母用心读书的言教一向敷衍了事,更不提在成绩单上“做手脚”,企图蒙混过关,甚或逃课的事迹。要是无常捉我,我可如何应付。

“阎罗、判官早将他们生前做的坏事记录在案,逐一处罚”,呜呼,素与无常不沾亲带故,看来,免不了数落一番,只是,这么多的罪责,怕只有下地狱,无地自容。然,惊恐后依旧书不用心读,课照样逃,责令不许去的地方还是去。之后,还生一疑问,“黑白无常只有两个人,每天有那么多人去世,他们怎么忙得过来”?“黑白无常来时,或许塞他们些糖仁,从轻发落,免受皮肉之苦”。

后来,在乡场上临时搭建的戏台上,看到了黑白无常。记忆里他们讲什么已然模糊,清晰的是他们台上东窜西跳的形象。白无常戴着长约二尺的尖角帽,上书一见生财,舔着长舌,和颜悦色、喜笑颜开而来,诸君勿要上当,他右手拿的可是催命符。黑无常与白无常是兄弟,也戴尖角帽,上书天下太平,是否太平,诸君可自行揣测,不过他双手拿着铁链,不管你是非好歹,不分青红皂白,先行锁住,带走便是。

有一年,村里有人过世。外婆说,“那天晚上,狗一直叫,屋顶上的瓦片似有响动,还隐约有铁链拖动的声响”。我很惊异,黑白无常居然来了,还是逮村里的人,我问,“外婆,那么他们在房顶上,你什么反应”,“怎么反应,不要讲话,让他们听见了,把你捉走”。这确凿是他们存在的明证,而且对他们最好毕恭毕敬,避而远之。如果搭讪、闲聊,唯恐他们将你带走,便一命呜呼。

然,少年一时疑虑与恐惧,不过是过眼云烟,抛之脑后,便自然烟消云散。或是玩伴漫无目的的狂奔,孩提脸颊上无愁的烂漫,倒常使人怀恋,不过偶尔满足失落的感官。有一次,与外婆家向与不和的邻里不知何故,非得在屋脚下挖一条沟渠,外婆惊颤的恸哭,捶胸顿足,“做这事,要遭报应的”,我心中油生愤懑,暗想他日拳脚相向,好好教训一番。教训还是不了了之,沟渠一无是处,随后便自行抹平,愤懑也自行消散。我很疑惑,“无常们是否确将此事记录在案,待他日一并发落”,“这么多的事,无常们一一记录,那么,需要多少的笔墨,花去多少记忆”。或许,“他们大多遗漏,把我的恶迹也忘却了吧”,我暗自庆幸,即便是这邻里有可能逃脱看似理所当然的惩戒。

在戏台上的无常,多是跛脚的。脚跟猛的跳起来,又轻巧的放下去,呲牙咧嘴道,“阎王要你三更死,绝不留你到五更”。我很是为这般言辞商榷,疑问仍有通融的余地,依旧循着有变通的路子,或是夹带俗里的暗门,残留幻想的暇隙。后来,看到无常们登台入坛,香火供奉起来,授之以顶礼膜拜,祭品供物七零八碎的放一堆,我便很是鄙夷。无常们越是凶神恶煞,吾越是暗自揣测他们的色厉内荏、外强中干,这非是无端的中伤,实出于愤慨。原只是惧,后反是厌恶了,无常们不过是“走卒”,却拿着铁链,光天化日下招摇过市。

《白蛇传》里,许仙被白娘子骇死,无常们来索命。许仙问,“你们为什么绑我”?“你已经死了”,不温不火把魂魄索去,留下一具尸骸,不管许仙与白娘子哭天喊地。许仙被逮了去,白娘子里外忙活一番,总算还魂。此后许仙生了芥蒂,法海一忽悠,便害自家的娘子,许仙还了魂,却失了魄,无魄的魂乃是孤魂野鬼都不如。只是,另有用心者却不想这样,要么,许仙旧情复燃,破镜重圆;要么,让白娘子手刃许仙,断了孽缘。假使许仙被白娘子手刃,无常们来索命,许仙问,“你们为什么绑我”?“你活着也是死”,照旧不温不火的把魂索去,许仙若是问,“我的魄呢”?“早已行尸走肉,灰飞破灭”。

还依稀记得乡下给小孩喊魄的办法,拿一个熟鸡蛋,扣上几根红绳,在灶头裹上炭灰,烧几张黄纸,然后,高呼几声小孩的名字,小孩的魄便召唤回来。当下,这等办法若能通行,应推行之,召魄而来,啊,忠义诚信,啊,民主公平,祛除看客的熟视无睹,愚弄的无知无觉;消褪油头粉面的光彩照人,自鸣得意的故弄玄虚。无常们若晓得他有索魂法,我有唤魄招,如何应付。只是,强取豪夺的专制毒害甚深,麻痹入骨髓,招魄,有的闭目塞听,有的甚为厌烦,还有的暗自窃喜:“又一个傻子”,喜上眉梢的竖立聪明者的活招牌,照惯例过相安无事的天下太平。而黑无常的尖角帽高挂,索魂的铁锁链叮叮作响。

自然,既能招魄,无师自通有迎神驱鬼。洒一把黄豆,咿呀呜呼一番,大仙附体;或是拿一把桃木剑,搞些奇形怪符,逐鬼去邪。乡下人迷信,笃信神汉、巫婆,常不自觉的走火入魔。一次,外婆村的一个男人在桌席上,便自称是某大仙的门徒,并说大仙尤为厉害,因之他便占强,桌席上的人,窃以为不满,只言吾们神仙不逊。然,大仙们也不能无所不能,母亲讲,“人有病,还是要去看医”,“嗯…”,“不然太玄”。结末的明证是:神鬼也分派系、门阀,绝难独善其身,且同有高低贵贱,供奉、膜拜,论资排辈的陋习。

吾常对迎神的事为疑,这么多自称的“菩萨”,怕是分身乏术,疲于应付;驱鬼的事,更不可信,无常们便是逮鬼的,如是遇到驱鬼的桃木剑,是逃之夭夭,还是苦笑无语。无常们他日逮吾,我只希望我魂魄俱全,问心无愧。闲暇漫步黄泉路,泛舟侧过奈何桥;望乡台前独吟歌,忘川河上溅清波。俗曰:子不语怪力乱神,鬼神之事难言,暂且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