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酒话  

2013-09-06 18:46:4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请卿一杯酒,遑论清与浊。对杯当满饮,苦愁自量多。往来兴致高,数斟醉意浓。不觉知你我,迷悠无定形。相谈杂乱言,站立失行次。酒中多滋味,得来终觉浅。牢骚多倾诉,满腹增愁肠。但为伴明月,携手共联牵。与卿相守在,共度此生尽。     

我不好酒,对酒也无甚喜好。家乡有一种黄酒,味苦涩,饮来,微有醋味,浅尝辄止。因为浅尝,便未有细品,个中滋味便难有深觉,也无法评定,评定也是一家之言,只不过饮醋酒罢了。想来,古时将野果、山花,一并入窖,发酵为醋,代为饮酒,看来这黄酒也是收用古法,兼蓄并用,自行发酵酿制,用老陈醋的工艺,兼之用酿酒的工序,自成一派罢。揣测一番,且把这醋酒饮来,叙唠叨闲谈,述愁苦痛楚,对酒当空饮,畅快舒胸怀。不好酒,却并不拒它千里之外,只不过少了你来我往,觥筹交错,多了自斟自饮,细觉品味。相聚时刻,倒一杯酒,用鼻凑近了闻,刺鼻的辣味扑面而来,避之不及,这浓烈的酒精霎时能挑逗那些好酒着热烈的性情,一杯接着一杯,啷当下肚,纵情四溢;当清柔的香味迎面而来,凑到你的近前,让你吸了又吸,这五谷的醇香入你的鼻,进你的胃,沁入你的心里,久久回味,若是遇到一向惯用豪饮的,便不能满足他的口味,空对了这舌尖细觉蔓延的滋味。时常有人听到饮酒,便容光焕发,誓把酒饮尽,畅快淋漓,即便语无伦次,东倒西歪,也在所不惜,不为所动,周而复始,得一纵酒名,引以为乐;有人闻听饮酒,便面有愁容,欲避之不及,苦心孤诣,对劝酒者殷切之情,概莫能挡,一杯下肚,添增心苦。酒本无欣悦与愁苦,狂饮纵情也行,细察品味亦可,依心性而定,随心所欲,无用牵挂。若是违逆心意,交错寒暄后,仍是苦闷、烦愁;若是顺着心性,举杯纵情又奈何,共品此景忆当时。因人的意境,酒便赋予不同的品名,又如甘泉,又如苦水,苦涩中清香澈彻,甜润中浊水混沌。非酒不同,乃人相异。

深黄的酒浆又满了杯,父亲再次举杯,立时尽饮,在这醋酒的滋味里,泛涌起淡薄的思绪。因为我非能知味者,乃自品味者,珍藏数十年的茅台琼浆与这醋酒,我皆一视同仁,饮则而已,概莫能外。酒是相伴的佐味,同与杯盏中自在泛开的茶叶,在滚烫的水中舒缓展开,沁出青黄碧绿,溢出叶片的淡香,一口入嘴,在一阵涩味中,回味甘喉,慢慢品来,感触它本来与地相壤,与天相接的浑然天成,一样省去了白开水的淡漠。我想,酒与茶有此共性,为口舌增一滋味,为心性而迁移。我对这略带酸味的醋酒却是喜欢的,暂且说喜欢,与家人举杯,这酒自然有了活跃的分子,搅动内心的感触。

几杯酒下去,酒气由内散发,一股温煦的热气涌上来,人的思绪顷刻变轻盈,半悬在空中。独自静坐着,却塞不住思绪的流,平复不下已动的心,思来想去,喷涌而出,一时忆已去的华年,怅然若失;一时踌躇当下的时景,犹豫不前;一时去未卜的将来,云山雾迷,如此频顾相饮,抬邀举杯杯尽倾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在酒过三巡的桌面上,这甜美的琼浆,可口的饭菜,相互佐伴,互为裨益。菜与酒的相佐,实为美味,筷子夹着菜,来返往回,已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,再举杯,再饮尽,在朦胧中徘徊,这已然是微醉了。有一老者,早餐间,打二两酒,就着一并入味,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;午餐时,再打二两酒,细品慢咽,品个中滋味,自有自知;晚餐间,再打二两酒,伴些果豆、凉菜,久品细抿,回味无穷。一日三餐,按时定量,从不懈怠,即不多饮,亦不中断,成一习性,自得其乐,羡煞他人。又闻,有几人拿出久藏的茅台琼液,在一火炉盘,烤着小豆腐,大口啖食,逸然自在,把酒归其本位,只寻一心中适逸,饱一口福,何乐而不为。再闻,乡下饮酒,置一大盘,打来几斤烧酒,倒入盆中,添些米粒,满盏相连,若是细口小饮,便不合这盘酒置前的阔气,不切这贪酒嗜瘾的豪纵,更不适这酣畅淋漓的情趣,再添些头重脚轻的逸事,语无伦次的见闻,且作闲时打发无趣的谈资,以为余乐,怎可知这语不成句的辛酸,章不达意的无奈,以一时的酒嗜,暂抛生活的维艰,退却生存的辛难,大致以一时的闲适,除却烦恼忧愁丝。据闻有一种忘忧草,只要拿来一嚼,便能忘忧,这酒或是与草相应的忘忧水,伴这草,与酒入肚,一切烦忧顷刻化为乌有,遁于无形。忧在心中,怎可入肚为化,这忘忧,只不过由着性子,以一时的趋避与麻痹,释去心灵的孤漠,内心的苦楚,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这自斟自饮,合着节拍,哼着曲调,行于九天外,逍遥在云霄中,那得《将进酒》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

俗话说,“酒品如人品”。在嗜酒的墨客来看,酒是挥发性情的佐物,借着酒性,填词作曲,风雅诵,文章天成,妙手偶得,洋洋自得。在义薄云天的侠客里,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,何不快哉,肝胆豪情,一目了然。在我看来,能饮者皆可痛饮,不能饮者适量而止,少去了杯酒相推,省去了繁缛礼节,何不乐哉。可有人偏要把酒做说客,推杯邀盏,乐此不疲,非酩酊大醉不足以尽兴,非一饮而尽不足以显情。酒,细品慢咽亦可,豪饮尽性也行,总之,微醉即可,不醉不能领略趣味,飘飘然,行山川而尽性,渺渺然,羽化而登仙。然是大醉,得不偿失,伤身害体,损伤形骸。若是浅尝辄止,只觉辛辣,不晓其味,不觉其乐,亦为憾事。痛饮者,身不由己,为酒之奴役,未饮者,避之千里,无尝酒之天性,未晓人生此乐。斟酒相碰再举杯,与家人相饮,其乐融融,大醉亦可。

酒乃酿制,非经发酵而可成,五谷可用,国蔬亦可。在家中置陶罐,选品质好的葡萄、苹果、香蕉,随心性而用,剥去杂质,果皮,稍加精选晾晒,捣碎出汁,倒入罐中密封,自待发酵,稍加调制皆成。打开陶罐,果香飘来,夏日,将清凉的果酒倒入器皿,一饮入喉,冰凉沁心,冬日,再辅以温水煮酒,果香四溢,神清气爽。至于高粱、玉米入酒,则要蒸馏,取出酒的浓度,在乡间的小酒坊里,从锅炉里出来的白酒,据说非是第一坛为好酒,而要取第二坛,详细缘由未曾考证,也不得解,不过卖家掺水入酒的事却常有,原不怪有的人喝了不少,却仍未有醉意,百思不得其由。酒本是家中常备,客人来时,在饭桌上举杯共饮,尤其是配一盘用油炸过的花生米,或是几盘凉菜,甚是开胃。置一玻璃罐,放点枸杞、冰糖,配制以几味中药,疲乏时,啜饮一口,舒通筋脉,缓解疲惫。或是用酒擦拭痛处,清淤活血,消解疼痛。酒可舒心,可通性,可入药,可解乏,总之,皆归于其发酵,享时日久藏,寻不同因子,取地方特产物性,合天时地利,自在而为,后融入人和,自成一派。西南赤水河的涓流,以清澈而见纯,而沱江的奔流,以浊混而见厚,延以西南的温润,窖泥的醇厚,配秘而不宣的制法,出之一域而各有不同,这诸多的老酒勾恋起人们的口味,只留得惺惺相惜的眷顾,经世不衰的美名。或是行在上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;或是在大漠绿洲,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出自蒙古包的奶酒,客家村寨自备的米酒,不同的口味,不同的风情,同是一杯清浊酒,相隔千里不同名。

琼液需经劳作方可见,需经人手才可调成,原料的筛选,品性的把握,窖池的天性,火候的掌控,储藏的拿捏,自然的促成,灵感的乍现,听天由命的自成,或成同一窖池的不同觉味,不同时季的不同感触,以至储藏的年月,打开酒瓶后,涌动一股积淀久违的醇香,立现厚积薄发的滋味,挑逗人的心弦,如知音相见的惬意畅快,非得一饮而尽而为快。几年前,去一乡间酒厂,走进酒厂,老窖里散落的窖泥映入眼前,“为何不打扫一下,很多泥土都剥落了”,“这怎么舍得,这些窖泥来之不易,只有越积越厚,才能酿出好酒来”。还未踏进储藏间,空气中的酒因子便泛滥开来,入人的鼻息,情不自禁的深深吸吮几口,即便密封在陶罐里,那经年沉积的酒味却是挡不住,“真是好酒不怕巷子深”, “这些酒最少都存了十年以上,一般人都不卖”,看着老板自得的神情,不禁为她昔日亲力的劳作而感触良多,这酒与人相宜,乃心有灵犀。临走时,老板在柜橱里,拿出一瓶70年代的安酒,一行人透过透明的玻璃瓶,对那已是黄色浆液的陈年老酒目不转睛,来回观瞻,问酒的来历,念酒的品性,感慨不已。由此,好酒的人,深知它来之不易,不会舍得浪费一滴,也不会用白开水当酒与他人对酒相饮,更甚是狂喝暴饮,烂醉如泥,一塌糊涂。他会细品,去把握它的由来,感触它的天性,由着自己的心性,融化在琼浆中,自成一体,怡然自得,一口入喉,贵胄白丁一视同仁;一口入心,江湖山岳皆为一体,酒逢知己千杯少,需饮再斟抬杯尽。

这暗黄的酒水,入口,入肚,入心,像牵连的线,串出古味久远的滋味。吾国无疑是酒的始源,当那存封几千年的酒浆在黑釉的陶罐里仍存时,惊诧莫名的感观便油然而生,酿酒之法何时传达已无用考究,这酒越存越香的滋味却深入人心,在家中存几瓶好酒,藏着,想着,几十年都不舍得,最后选一兴致时,一醉方休。或这饮的也不是酒,是一种久待的期许,一种牵肠挂肚的不舍,一种知趣盎然的兴致,个中滋味,只有各自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