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谈爱国  

2017-03-20 14:58:18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国家伊始,便有爱国,或不爱国,因此,爱国者,自古就有,不爱国者,也不匮乏,很是自然。

然世事难料,自认爱国者非一定是爱国,自觉非爱国者却也可能极不情愿的爱国。因此,爱国虽是感情,却也看实效。屈原很爱楚国,却还是投了汨罗江,他定是爱国的,楚国却抛弃了他,腐朽权贵的楚国灭了,楚国的亡魂却不散,因此,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,总是应验的。赵国的赵家,虽有胡服骑射,一时亢奋,终究还是灭国,怀念赵国的人应是有的,只是怀念而已,武灵王幽禁而亡,便早已是赵国覆灭的伏笔。

连日来,抵制起始,街头的依稀运动,应运而生。抵制的事情,总有愤懑与不满在里面,在自家门口,别人搞个望远镜,抵近窥探你,总不是什么好事,因此,发点激烈的言辞,搞点过头的行动,倒也是自然。或是平时太闲寂,找个名正言顺的机会,出来散心,再配点过火的佐料,彰显爱国的意志。事后看来,分明是惯常的套路,群众运动,盗群众的名讳,行运动的实效,着实无新意。

循着套例,首先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知识青年定要是上山下乡锻炼的,臭老九应是打倒的。“越有知识越反动,无知才是最光荣”,稍微顾及一下,改为劳动人民最光荣,有知识的,不是劳动人民?别人都无知,自己独知,这般读书出来的,大抵能生杀机,对于异己者总可安排罪名,锒铛一下。就眼见而论,凡攻他派,先是用“反革命”,后稍改为“颠覆者”,自然,“匪特”“汉奸”之类大多可通用,还有“你是精神病”,确实信手拈来,随心所欲。其实,前些年,有一帮爱国者称同乡是汉奸的,莫名就汉奸;也有学生称老师是“反革命”的,尚未革命就反了,形同“莫须有”,或是“腹议”,这般诨号,和“臭老九”类不同,在“奸”“匪”的字眼里,却深藏置之死地的滋味,自然,精神病,着实滑稽,而难可笑。虽运动,也可引火烧身,街头散步时,一出其它口号、标语,便极是紧张,要刹车、转向,甚怕一发不可收拾。发动起来的时候,自鸣得意,制止的时刻,也是胆战心惊。

再忆起红旗东风漫卷时,扬尘飞土尽黄沙。群众运动,蔚然成风。“武斗”一经领袖批准,便全国风行起来,派系之间明火执仗的械斗,据实都有爱国的成分,保皇派与造反派,到底是什么来头,早已无人说的清楚,反正都打保卫领袖的爱国旗号,狂啸撕裂一番,七零八碎,东倒西歪,只换一句不甚明了“大乱从而大治”的意气风发、挥斥方遒,纯洁的爱国者们,竟这般的陷进去,不知是质朴的爱国,或是投机的爱国,死伤的一塌糊涂,血流成河。回头想来,这分明是罗网,绝然是陷阱,一帮爱国者们稀里糊涂的爱国,弄的国不成国。

照着旧例,其次,谣言止于智者,不信谣、不传谣。通常,只要是换班交接时,谣言便自生,各种小道消息,或是有消息灵通人士,或是内部人士,或是街边小道人士,总之,是满天飞,不满者与造事者共舞,蜚语与流言齐飞,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。要么,先来个“流言止于智者”,你是不是智者?起效不大,后来,便辟谣,而后,再复谣,总之,自己的见不得人,仍是不见人。再之后,干脆混淆视听、转移视线,收一时的起效,自鸣得意,得过且过中。

上一年,有整肃,为遏制流言蜚语,先是停了极少的所谓异段的网站、杂志,后是整治一批颠覆者,从二十出头到六七十,很奏效,一时肃静。今年,形势大好,想必,总仍有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,散步流言,蛊惑人心,于是,更习惯的要抵制,自然,定又是奏效。司法独立要抵制,而且理直气壮,议会政治自然不行,不过是骗人的把戏。只有咱这模式先进,先入为主,后发赶超。

内可用,外也可张扬。前些年,还有模式,后来不了了之,再等些时日,定有体制,大放异彩。曾时兴的大妈团香港来回游,一时风光,再则是此起彼伏的留学生迎亲团,毫无新意,照旧是熙攘,百无聊赖。环顾四周,虚与委蛇有之,冷眼旁观有之,北有主体思想作怪,南有边防总是不靖,北上是纵容、姑息,至时下养虎为患,动辄核弹;南下是冷看、旁观,到而今骑虎难下,左右逢源。凡是运动,先是鼓噪,接着添油,后总是要熄火。理想的是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,得心应手。忌惮的是招来挥不去,引火烧身,到无可奈何,这般地步。凡是此路,便恐吓、威慑,甚而是弹压。

按下后招,只有舞刀弄枪,华山一条路。当用棍棒和水枪可以遏制的事,非得用专政工具,屠戮一番,耀武扬威一下,可想,某些势力的惶恐。对蝼蚁生命的碾压,在一时张狂后,换得个永世难以翻身的羞耻,或是,扯张腼腆的遮布,呼喊“要历史的看”,其实不过机巧,骨子里恶毒昭彰,总之,无赖的拖着,更可恶。勿论咱们蝼蚁,大多是不明真相的群众,到底如何被蛊惑,可惜竟只不甚明了,而后,便能烟消云散。大致,不欺人,则不自欺,自欺欺人。

云上的事,不很了然。春秋的诸侯,因循守旧的,大多没落;锐意变革的,诸多兴起,世界大势,不过如此。接班时节,各种谣言照旧,某个上位,那个下位,有上有下,很是自然;不过圈子里,自己打转、画圈,出不了几代,总之,上有上的因循,下有下的过活,事不关己,倒不如高高挂起,关注的不过是一日三餐,物价是否又涨否?生活是否仍维艰?直到旁观其挟威慑,为虎作伥;冷看它倒行逆施,自作孽祸害时。

爱国者,欲爱国,尚需自爱,由自爱而他爱,推广之,乃是明义的爱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