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日一月同在  

2017-07-03 11:00:28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偶作一梦,两日红盈,其旁一满月并排相列,一时甚是惊诧愕然,此等异象入梦,稀奇古怪,不得其解。

俗话说,天无二日,大致一个日头好,两个日头甚为不妙,但这梦里两日并列同在,不见得有何不妥;俗语又说,日月同辉,天降异象,好似吉兆,只是这梦里日月并列的景象,只是并列,未显得吉利,猜想,是否觉着有两个太阳并列,故意也来凑个数,确实费解。做梦,本就是玄幻的东西,自在的也不可深究。据闻《三国》有记载,曹操领兵征讨东吴,曾梦见三个太阳,大致取无功而返的意味,无甚名声,而曹某三马同槽的梦,却是有名,后来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更是引经据典,常为人使用。曹某的梦大有后人附会的可疑,梦见三匹马比三个太阳更出名,确实不甚明了,此外,三个太阳看来也无不好,意境上不过折中,既无成绩,也无损失,平常而已。

梦日的,大致都不凡。《汉书》载,汉武帝之母梦见太阳入怀后生武帝。《宋书》载,孙坚的妻子怀上孙权时,梦见太阳入怀。《金史》载,母亲萧氏,梦见太阳落入怀后生辽王太祖耶律亿。而宋朝的太宗,真宗,仁宗,宁宗,各自母亲在怀孕生他们时,都梦见了太阳,有的将太阳揽入怀中,有的是主动送的,有的落下后捧住,有的是太阳逼过来。形态描绘虽是各异,想法异端也是奇多,然这般梦境,不出预兆是天子将出的意图,若是与《史记》中,刘邦的母亲梦见一条龙,与之合交,遂生刘邦的记载想比,倒是贴切。不知司马迁是何意,言外之意刘邦不是他父亲的血脉,而是不明来头的野种无疑,这梦的确凿附会,写的更是似是而非,总之,刘皇帝是非常之人,自然,一般非常之人大有不是人的嫌疑。偶想,若是梦二日入怀,是否是要双胞胎天子出,记载上似乎还未有过,大可期待。另外想来,可推之载曰,武媚娘母亲梦月入怀,而后建武周,如此便圆满而无所亏缺。平常人家梦见日头的,不过是梦见,不会在逸闻趣事的杂记里闲添几笔,更不会在正史里胡侃瞎编。

天无二日与牝鸡司晨,表面上都是责贬的意味,实行起来却不置可否。曹某梦见过三个太阳,比两个太阳还多,也不过三国鼎立,你来我往;武则天是否梦到过牝鸡司晨,似乎没有详明的记载,李唐的国号里硬塞武周的名号却坐实,一代女皇执政,国势不见得衰微,牝鸡司过晨后,也无大碍,无字碑上还真不好画蛇添足,总之,一切稀松平常。若论梦的自在,首推庄周,为何做梦无从考究,总之,庄周梦见蝴蝶,很是自在,而后,庄周与蝴蝶,浑然一体,无从辨识,既无牵绊,便是逍遥,谓之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,潇洒乎?若论梦的惬意,当是黄粱美梦,就枕而眠,尽是富贵荣华,洞房花烛,金榜题名,好事赶着来,醒来后,也算上是过了瘾,不枉做梦,若是计较,则不好说。再论梦的文采,当是李白,梦见笔上生莲花,本就稀奇,而后还落到纸上,四处散落,好一个梦笔生花,而后一发不可收拾,妙笔生花,一代诗仙,只叹不少学子梦见考试满分,却难圆满,很是可惜。梦的最无解的便是梦周公,此君是解梦的好手,孔子称常梦见他,因不是单为了解梦,大致是问周礼的底细,需要反复斟酌的缘故,而后孔子感叹不复见周公,大概礼崩乐坏,徒添奈何。自然,梦的最多是还是白日梦,梦了白梦,无甚作用。

做梦,看起来简单,实行起来也不容易。一要可入梦,二要醒来可清晰记得。单就入梦,似乎睡着即可,其实不然,少不了有的辗转反侧,欲睡而难;自然,有的倒头就睡,醒来空空,好像做了不少梦,确又是无一梦可述。单就入梦来说,法子不少,天朝上国的梦便做了许久。一是标榜法,树旗帜,立标杆。早的,孔老二尊崇周礼,是封建,君臣之分,华夷之分,推出的是圣君贤臣梦,招牌很醒目,上古的神话、传说信手拈来,胡诌瞎编,有用即可,少考证的精神;而后,先圣贤君,出天子说,搞专制,号称王道,气势也是颇大,本是万代千秋梦,不过秦二世而断,隋二世而亡,五胡乱华,华夷之辨也扯淡,不过城头变幻大王旗,你方唱罢我登场,少求是的状态;再后,要救亡图存,求自保,推领袖说,坐实党国,引一党挟一国,了当的喊做梦,功夫也是绝古,圣君贤臣拿来,千秋万代用上,自鸣得意,自娱自乐,少实事的途径。二是折腾法,搞排场,弄运动。先前,周礼很是完备,封建自然也彻底,各自割据,建祠立宗,等级森严,仪轨范式,礼乐相伴,各安其位,应是永久千秋的梦,奈何弱干强枝,割据做大,各怀鬼胎,楚王问九鼎,天下纷乱;之后武帝出,独尊儒术,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,排序分明,四处出祥瑞,到处有天兆,树碑立传,一家天下,也是万代的梦,只叹五百年出一圣君,王朝更替,秋风扫落叶;待红太阳出,阶级理论出,红的坐稳江山,照旧要代代相传,其它的要么乌合之众,发动一群一片,要么一概皆黑,弹指间灰飞烟灭,弄一地狼藉后再是苟且,涂脂抹粉,歌功颂德,再附几篇盛世文章,做旷古烁今梦,前人不敢追,自然空前,后人观照,至多惊愕,肯定绝后,唯有臭名在。

在吾国,所谓清平的盛世,大致是歌功颂德,得过且过的过场,在上者,在自得意满中陶醉,渐失锐气,更不期许丁点改变,大致在腐化中搞点淫词小调,醉生梦死;在下者,大致是坐稳,循规蹈矩,按部就班,既无改变,一切便皆好,表面文章敷衍就行,若是勉为其难,至多,修修补补,小打小闹。即便乱世,只要仍能勉强维持,上者照旧是作威作福,长枪大刀,更是猖獗,蛮横自在;下者仍是俯首帖耳,战战兢兢,苟延残喘而已,而后立新主上位,再来老套文章,绝不走样,谈梦,天花乱坠,空头支票是不少;说梦,口舌生花,成篇连章,似懂非懂的梦呓,尽灌迷魂汤;入梦,渐入佳境,发财升官梦、家国一体梦,皇帝贵胄梦、大杂烩,稀里糊涂;做梦,如痴如醉,梦的起劲,改天换地,旧貌换新颜,酣梦正当时,醒来,日上三竿,一切当是照旧。另外,做梦也多圆转的法子,物质上贫瘠,精神在更要瞩目,腐朽的生活不可过,便号召做清教徒,安贫乐道为好,在梦中画饼充饥。一旦生活上稍有改善,一是引忆苦思甜,旧时是多么的不堪,现在是如何的光彩,鄙民终可填饱肚子,暂且安定,梦的涕零不止,一塌糊涂,感恩戴德;二是用迷魂夺魄,看前是一片五光十色,鱼目混杂,眼花缭乱,甚是鼓舞;顾后也是物是人非,东篡西改,实在为尊者讳,面目全非。不知过去,不晓未来,多做闲梦,梦一片形势大好,花枝招展妖娆舞,花团锦簇靡费音。

想来,梦也是分类的,直观来看,有好梦,有噩梦,介于两者之间暂可归为似是而非的梦,这二日一月同在可概括之。闲看<资治通鉴>的白话,无端发现一妙门,即天象说,凡是时事波折,定是附天象异端佐证,是否关切倒是其次,反正有应证即可,为天人感应说,只是这二日一月同在的异端感应为何,苦思不得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