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生的博客

人格自由,思想独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元杂忆  

2017-09-05 18:51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元节至,内心平添几多的惨淡。想来,既要直面惨淡的人生,更需面对生死的无常,上一年的悲切深藏在心中,唯有心底的几缕野火、青烟,不时燎起难以平复的遐思愁想。

路边,照例是成群的人们在焚香燃纸,而天空,一轮圆月高挂昭示。无疑这是挂念的节日,用这明月,寄托阴阳相隔的无尽哀思,其间有苦楚,更或有期盼;有悲伤,更应有希望。直面生死,是每个生灵的题目,题旨宏大而虚无,微观而具体,或在宏大中漫无目的冥想,是长生不老的幻想,是每况愈下的愁思,是日暮西山的恐惧,而后仍不过是在寂灭中化为无形;或在微观中循规蹈矩的实行,吃饭,是一日三餐,睡觉,是日落而息,有酸甜苦辣,更有喜怒哀乐,青年,有挥霍光阴的本钱,中年,有四十不惑的期许,老年,大致一切平顺,世态安然便好,幼童们则照旧是狂突奔跑,无忧无虑,畅快烂漫。

小时候,每逢假期,总是回外公家小住几日,那浅入的山湾便很熟悉,儿时的欢声笑语便在此弥漫。缺电的日子里,在深沉的夜幕下,伴着清淡的月辉,大人们聚在院坝里乘凉,小孩们便成群结队的四下奔散,迎着加快的速率,你追我逐,感受着畅快童年,消耗去似乎不歇的力气,满头大汗而在所不惜,自然,烂漫的漫无目的,天真的自由自在。外公不善言谈,坐在椅子上,偶尔和别人搭讪一两句话,便自己打着瞌睡,手中的蒲扇不时扇动,扇走滋扰的蚊蚁,送几许清凉。记忆中的外公至多偶尔几句的叮嘱,简单而朴质,中年时,外公是这样,上年纪后,外公也是这样,十年前,一次突发脑溢血后,外公行动迟缓下来,神情略显呆滞,目光却实在是一如既往的质朴,少言谈的重复,更多形神的深刻。挽着外公的手臂,缓步在山路上,和煦的阳光洒来,亲切而温馨,日子看来是如此,一切都如是。有许多人,许多事,认为明日一定可以再见到面,再重来,于是,暂时搁置或是转过身去,心中所想的一刻,只是来日短暂的重聚,因而,周而复始的单调日子里,自认为一切自然,自在的循规蹈矩,自由的天马行空,而何曾想过,一朝一日,未曾实行的设想,已来不及补救便作罢,未曾叮嘱的话语,尚未出口便空谈。 

上一年,姨妈走了。白发送黑发,外公心中的苦楚,不时从泪流中出来,心底的痛彻,非言谈所及,言谈里相互回避的事,却着实痛炽在心里,翻动热泪,搅动肝肠,唯有希冀时日去平复消磨。正月里,已是晴空,家人四处相聚时刻,外公却是撒手人寰。外公走的一刻,子女围站在床前,最后的一声呼喊,却无回应,外婆坐在床上,顷刻大声哭泣,每个人忍着悲切,遏制涌动的泪水,打理后事。大舅说,他前一日晚做了噩梦,母亲说,她正午的时候心压抑的发慌,表妹说,她回家时心口一紧,手机摔坏,外婆说,年前,外公反常的早起,每日烧火做饭,对小舅问寒问暖,外婆跟他说要保重身体,子女都在外,走的时候谁照料,他竟笑着说,等他们都到齐后,我再走。一切似乎都无征兆,一切似乎都有印证,家人的只言片语,至多不过是添几分慰藉。

当日,大舅家的小妹,童稚的说告知一个秘密,外公活了。心中一刹那,期许便为成年现实的理性打破,摸着她的额头,久而沉默不语。直面生死,需何等的勇气,惨淡而决裂,生命的微茫,人生的无常,有时是一次,在你一放手,一转身的刹那,阴阳两隔,再不相见,太阳照旧要落下去,而在它再升起以前,有些人,却已和你永诀。

小时候,常拉着外公下棋,耍着小性子,棋路一无不知,时而车拐路,马胡飞,东拉西扯,外公陪着自始至终,不厌其烦,青年时,与外公对弈,马跳军飞,一盘接着一盘,兴致甚高,往后,外公病后,便大多是敷衍,对弈寥落几盘,名正言顺不要他太动脑。曾记那时祖孙携手相伴,只叹如今人不再见,唯有青山相伴。那一刻,慈颜闭目,眼角落下几滴泪,离别而去。时日若是可以倒转,愿多陪在身旁,听几句碎言,谈几多闲话;愿再挽着手臂,缓行在山野小道,听鸟雀清脆鸣叫,看山花四野泛滥。去也,别空,涕零常相诉;别也,全无,悲歌常相泣。只待中元,焚几柱香,烧几片纸,起几缕青烟,寥寄哀思。再难听他的叮嘱,再不见他的眉目,一回首,一回眸,镌刻几多惆怅,一缕透过瞳孔的哀伤,泛在眼角,嵌入挚爱的深影。

斯人已逝,逝者如斯。即将故去的夕阳下,余辉打落在坟头,松柏相伴,青山埋骨,长跪叩拜在前,满含着别离的苦痛,不尽懊悔地沉吟。再看春去秋来,花开叶落,静静地落在其旁,山花野草在侧,青松蒿草在旁,几捧土,洒落几多春秋,几缕烟,诉尽几多惆怅,缭缭青烟直上。

儿时,常思有长生不老法,周遭一切如是,再无从更改,奇端异想一出,对大人叙说,引为笑谈,只叹秦皇去蓬莱寻仙,嘉靖在宫中炼丹,始皇是不死梦,各路天子徒孙们也是江山永固,千秋万代的想法。只可惜,老不死的祸国殃民,家国一体,也是蝇营狗苟,照旧是吸民脂民膏,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。青年时,尚有多余精力,便常在苦楚中遐思,为世事的不公而愤慨,更多期许有变革转圜,常闻口号而鼓舞,为鼓动而应呼,空耗多少力气,消散不少热情。到中年,想来,个人的势单力薄终抵不过团体的蝇营狗苟,明君贤臣,只不过是幻梦猜想,只要天下太平,在上者,千秋万代亦可,至于个人际遇的苦楚与不公,搅动心底的愤懑与不平,微茫而弱小,既难有改变,长此以往,淡然视之,绝望也好。

一件中山装映入眼帘,这是外公时常穿着的标配,时代的印记刻在他的身形,那憔悴的背影,蹒跚的步履,这画面与心境如出一辙,恰如这烛台上摇曳的烛光,飘移不定。

门前的老树吐出新芽,院中的枯木再开花。四季循环往复,世事更替交换,一去不复返,照旧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的曲目。看华灯初上,人群熙攘,芸芸众生,有几多的家长里短,琐事烦言,这世代的繁衍生息里有多少波澜壮阔,掩埋在尘埃中,又牵挂多少的天佑阴魂,才可继续。生立此刻,死也畅然,且用短暂的生命流逝,化一缕光,作一盏灯,温煦而光亮,无愧于心,不负苍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